博鱼体育_BOB博鱼体育真人【博鱼体育在线登录】

♠《博鱼体育》凭借专业的精神,顶尖的团队迅速入驻亚洲市场,是正式注册的网上娱乐公司,只要您在这里《BOB博鱼体育真人》将会为您提供最好最专业的美女客服服务,《博鱼体育在线登录》24小时守候您。

Tag Archive : 棒球击球动作要领

棒球入门知识30

在棒球运动风靡的北美,电影内容是整个产业的重要组成,涌现了大批享誉世界的棒球大片,譬如《点球成金》、《职棒双雄》、《42号传奇》、《心灵投手》、《扬基的骄傲》等等。

这些电影中的悲与喜、荣誉与失败,淋漓尽致的演绎了棒球运动的魅力,也进一步强化了球迷与棒球间的亲密关系,吸引更多年轻人拿起球棒,走进球场。今天带大家走进棒球!

1号位置,位于投手丘。比赛中负责将球投出,与捕手配合,听从捕手的指示,负责将球投给捕手想要的位置来压制打者,是最初的防线。

通常投手是球队当中投球速度最快,或是投球精确度最高的人。另外,当投手投完球之后也是属于内野的防守者之一喔~

2号位置,位于捕手格内。球队司令塔、教练的代行者,处理场上守备信息并及时调整。第一职责与投手配合,第二职责看护本垒。

担任捕手位置的人需能吃苦耐劳,且兼备聪明与领导力,同时也要有强大的责任感,任何对手想得分都要从捕手守护的本垒经过才行。

3号位置,位于一垒垒包附近。所有被打出去的球基本都要回传给一垒手造成封杀,平时在防守周围区域的同时时刻处于接球的状态。

担任一垒手的人通常是全队身高最高者,或是接球范围较远、技术较高的人。如果是左撇子选手在这个位置上比较吃香喔~

4号位置,位于一垒垒包和二垒垒包之间,稍靠近二垒。承担右半内野大多数防守,与游击手配合处理球场上的大多数情况。

担任二垒手的人臂力不用很强,个头不用高大,适合敏捷性与柔软度较优异的人,同时也是内野双杀守备主要演出者之一喔~与游击手的关系可谓形影不离。

5号位置,位于三垒垒包附近。位于打击的强侧,飞过来的球相比其他位置更强更快,反应时间更短,同时在内野守备中三垒是距离一垒最远的,传球所需的力量和精度更高。

担任三垒手的人臂力要强,且积极主动,适合勇敢果决、喜爱挑战的人,通常也是球队队长,同时也是美技制造者

6号位置,位于二垒垒包和三垒垒包之间,稍靠近二垒。承担左半内野大多数防守,二垒手的好伙伴。

担任游击手的人要反应灵敏,臂力强的同时也要跑得快,常有扑接、跳跃传球等高难度动作,最适合爱跑又爱现的人,同时也是内野双杀守备主要演出者之一喔~与二垒手的配合常常是球场的焦点。

7号和9号位置分别为左右外野手,8号位置为中外野手,是最后一道防线。负责巨大守备的面积,将内野没接到的球以最快速度回传内野,以及将高飞球牢牢的接住。

担任外野手平时低调,但往往扮演球队救星,投手的贵人,不仅要快速跑位接球,还要远传阻杀防止对手得分,常在棒球电影中扮演着关键时刻力挽狂澜的角色。对了,跑得快、打击好是外野手的特色。

比赛时站打击区(分左右打击区)内,目标是不断击球上垒,通过将投手投出的球击出,击出球后向一垒垒包冲刺,也可根据击球情况适当多跑几个垒。

打者成功击球上垒后便是跑者,跑者的目的是从本垒出发逆时针绕圈回到本垒得分,通过队友成功击球和盗垒推进垒包,给对手施加压力为打者创造更好的击球机会。

但是绝对不是只要球击出就能直接跑完一、二、三垒得分哦!安打上垒在比赛中会有很多不同的情况,大家比较熟悉的,比如全垒打,就是其中的一种。

首先,有可能是跑步速度太慢,球已经先到达了守垒者的手套里;还有,就是对手的防守实在厉害,球在落地之前,被对手直接拦截在手套里(“接杀“,参考下方出局篇”)

B. 投手累计投出四个坏球就要保送打击手上一垒 (什么是坏球?参考下方出局篇)

(当然,打者故意跨进好球带让球打到自己身上这种“舍己为球队”的做法是犯规的)

这时就需要另一个打击手,也就是你的队员,来努力击出安打,给你创造推进垒包的机会。

自己和对手其实都能为你创造上垒的机会,比如盗垒。如果队友无法击出安打,跑者可以凭借自己的速度,趁防守球员不注意偷跑到下一垒包,增加得分机会。

根据不同打者的身高、姿势等进行判断,以击球员之肩部上缘与球裤上缘之中间平行线作为上限,以膝盖下缘作为下限,位置在本垒板正上方的这一五角形柱状空间,是该击球员的好球带。

同时,无论投手投出球的好坏,打者只要挥棒而且没有打到球(这种情况称“挥棒落空)和界外球,也算作好球。

打者将球击出,球在落地之前直接被防守队员接到,打者出局。不过防守接到球后不能失手掉球,不然依然不能出局打者。

比赛共有9局,每局分为上下半场,双方轮流交换攻守位置。最终得分高的一队胜,第9局结束双方打平就会进入延长局,直至分出胜负。

促请裁决、保留比赛、截止比赛、褫夺比赛、提诉比赛、好球、坏球、好球带、本垒(本垒板)、

投手丘、投手板、内野、外野、打击区、三呎线(三呎线规则)、垒包、触击(短打)、安全触击、

牺牲打、确实接捕、双重赛、擦棒被捕球、突袭投球、内野高飞球、局、妨碍、死球、活球、出局、

安全(未出局)、双盗垒、夹杀、和局、双杀、逆向双杀、顺向双杀、三杀(三连杀)、打击顺序(打序)、

保送、代打、代跑、代守、先发投手、后援投手、满球数、滑垒、滑垒离位、牵制、假性牵制、强迫取分、

打带跑、挥臂式投球、固定式投球、轴心脚、自由脚、投球、传球、野手选择、主队、客队。

本垒(本垒板)、投手丘、投手板、内野、外野、打击区、三呎线(三呎线规则)、

垒包、触击(短打)、安全触击、牺牲打、确实接捕、双重赛、擦棒被捕球、突袭投球、

内野高飞球、局、妨碍、死球、活球、出局、安全(未出局)、双盗垒、夹杀、和局、

双杀、逆向双杀、顺向双杀、三杀(三连杀)、打击顺序(打序)、保送、代打、代跑、

代守、先发投手、后援投手、满球数、滑垒、滑垒离位、牵制、假性牵制、强迫取分、

打带跑、挥臂式投球、固定式投球、轴心脚、自由脚、投球、传球、野手选择、主队、客队。

投手、捕手、一垒手、二垒手、三垒手、游击手、左外野手、中外野手、右外野手、

三垒审、左线审、右线审、垒审(内野审)、线审(外野审)、击球员、跑垒员、

打棒球的每一名运动员都是彬彬有礼的,这是棒球比赛的优良传统,是值得提倡的赛场美德,击球员进击球区时要向裁判员敬礼示意。赛后谢裁判,谢教练,谢对方,谢观众,谢场地等等礼节性程式,最重要的是要认真执行规则,尊重比赛,尊重本方,尊重对方,重要裁判,尊重观众,才是真正的礼貌。

比赛后相互敬礼。在比赛后应列队于本垒板两侧, 并依主审裁判手势或宣告,脱帽行礼。同时相互趋前握手致意。赛前握手致意可互祝好运或说些:“多多指教”、“向你们学习”、“少赢一点”、“加油”等礼仪用语。赛后握手致意胜方球员应说些﹕“承让, 承让”“运气好”、“谢谢指教”等词,以彰显胜不骄的风度﹔败方球员则回以:“恭喜!恭喜”、“精彩比赛”、“向你们学习”等礼仪用语,以示败不馁的气度。

这些礼仪用语,不仅能彰显一个队伍的气度, 并且可以最好的做到友谊第一,比赛第二的风格。发扬体育赛场的 高尚精神,相互鼓励、相互进步、胜不骄败不馁的体育精神。最后各队站成一排,面向裁判鞠一躬并说“谢谢裁判”,面向教练鞠一躬并说“谢谢教练”,面向观众鞠一躬并说“谢谢观众”,来表示对棒球运动奉献与支持的人们的尊敬。

进出球场应行鞠躬礼。进出球场应脱帽行鞠躬礼,其目的一则 对球场心存敬谢之意,二则祈求投打。接球称心如意,并能免遭运动伤害之苦。棒球发展壮大在与工业革命时期,这一时期这一运动恰好符合适宜的满足了人们回归田园对土地的渴望, 所以向场地鞠躬以示对土地的热爱,每一块场地都来之不易,背后有着太多人为之努力付出汗水,所以向场地鞠躬,以此表达对场地的尊重与爱惜,和对背后工作人员辛勤维护的感恩。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宠儿变弃儿:“失去统战价值” 的中国棒球

谁又看过东方人玩棒球呢?中国投手之髙招,使奥克兰队已感情势不妙,球场观众大哗:中国 人打美国的“国球”,且使老美溃不成军,不可思议!

——留童温秉忠1881年的旧金山,半个城市的华裔和侨民都聚集到了公园草坪上,早有人用白色石灰线画出了一片棒球场地,没过多久,奥克兰棒球队和一群中国面孔的棒球队员握着手跑步登场。奥克兰队当然有理由相信职业与业余之间的巨大鸿沟,但对9名参赛的中国选手来说,这场临时规划的棒球赛却有着更深远的意义:荣誉、乡情、别离,和被棒球激起的最简单的热爱。

没过多久,在观众们喜出望外的欢呼声中,奥克兰队的队员们开始怀疑自己的职业水准,他们惊叹于梁敦彦投球的迅猛凌厉,也被詹天佑的跑垒速度所折服,这简直不像是一群苦读政经工商等硬核专业的清朝学生,而是一群整天围着棒球打转的职业选手。最终,由留童组成的“中华棒球队”——这支即将回国、临时凑成的全华班,大比分击败了主场作战的奥克兰队。

32年后,已经成为交通总长的梁敦彦又与老队友打成配合,推举詹天佑为京张铁路总工程师。后排右二为詹天佑(图片来自中国铁道博物馆和詹天佑纪念馆)

没过多久,在观众们喜出望外的欢呼声中,奥克兰队的队员们开始怀疑自己的职业水准,他们惊叹于梁敦彦投球的迅猛凌厉,也被詹天佑的跑垒速度所折服,这简直不像是一群苦读政经工商等硬核专业的清朝学生,而是一群整天围着棒球打转的职业选手。最终,由留童组成的“中华棒球队”——这支即将回国、临时凑成的全华班,大比分击败了主场作战的奥克兰队。

32年后,已经成为交通总长的梁敦彦又与老队友打成配合,推举詹天佑为京张铁路总工程师。

从这个角度来看,中国的棒球运动早在一个半世纪前,就如星星之火一般,在大洋彼岸的棒球国度燃起了第一把火炬。

在19世纪70年代,被各路列强降维打击了30年后,清政府决定派出幼童留美,培养实业和外交人才。当这批平均年龄12岁、还留鞭子穿马褂的孩子摇摇晃晃地走下邮轮舷梯,踏上另一片土地,他们受到的冲击,不亚于一颗高速飞行的棒球迎面撞上挥来的球棒。这批从书斋里走出来的幼童迅速沉浸到新式知识、思想和文化中,除了学习专业知识之外,他们也积极参加各种体育活动:赛艇、橄榄球、滑冰、自行车……这些在国内闻所未闻的运动,远比百草园和三味书屋吸引人。而在这些种类繁多的运动项目中,留童们尤其钟爱棒球。可能是挥棒击球的打击感过于震撼,也可能是这种团队运动最适合他们组队玩耍,据一户曾经抚养过幼童的美国家庭回忆:“幼童们尤其喜欢棒球。我当时住在森孟纳街,孩子们到住的地方总要经过我住的房子,他们总是将球和球棒放在我家前厅。”

作为第一批留童,年龄较长的梁敦彦率先组织起了“中华棒球队(也叫东方人棒球队)”,吸收各批留美学生参加,并担任球队投手。每到夏天,就率队游历美国各地,与不同学校的棒球队举行比赛,凭借胜多负少的战绩让各界惊叹,甚至成了小有名气的业余棒球强队。到第四批幼童登陆美国并逐渐成长之后,吴仰曾(后成为矿冶工程师)就成了队内的投球主力,在棒球场上,他是中华队的绝对主力,投出去的球几乎没有被击中的可能。

从1872到1875年,清政府一共派出了4批幼童,其中在棒球领域造诣最深、最有知名度的,当属清末外交家梁诚。在校期间,他是校队主力三垒手,并数次在校际联赛中力挽狂澜,成了校园棒球界的一颗新星。1881年,梁诚在面对埃塞克特大学的比赛中一击制胜,直到20余年后,已经成为驻美公使的梁诚回到母校,依然有不少人记得他那场比赛的光辉事迹。右下角为梁诚梁诚后来回访美国时的报道在母校125周年的演说现场,时任美国总统西奥多·罗斯福向梁诚询问“当年贵校备受好评、声名远扬的棒球手是谁?”梁诚笑答:“就是我。”

20世纪初,美国总统塔夫脱将棒球定为美国的国球,数年之后,梁诚就利用这颗小小的棒球,为当时中国的外交打开了一扇小小的天窗。据外交家顾维钧回忆:“梁诚是一名棒球运动员,还效力过安度华棒球队,中国学生和美国公众都对他很钦佩,对交涉事项,梁成向来做得一帆风顺,而白宫政员无不刮目相看。”

虽说弱国无外交,但梁成还是利用“棒球外交”的机会,从列强的虎口中夺回部分资源,并用这部分经费赞助了清华大学的建立。多年之后,梁诚如果看到清华校园里“为祖国健康工作五十年”的口号,或许会微笑颔首。

在这批留美学生出国之前,中国本土的棒球运动仅限于美国侨民的自娱自乐,而在1881年后,留童纷纷回国,在带回工业国的知识、文化、思想和习惯的同时,华人棒球队的成员们也把棒球带了回来。经历了20世纪初的风云变幻,留美、留日学生群体逐渐规模化,清华、燕京、复旦、南开等新式学府诞生发展,棒球这项运动,也开始成为中国校园体育的支柱。清华棒球队1911年建立,延续至今到中华民国成立后,棒球还一度成为民国版全运会的正式项目。1934年,贝比·鲁斯率领的美国职棒明星队在日本引燃全国热潮、激发出了日本职业棒球体系之后,又抵达上海进行表演赛,也引起了不小的轰动,在中国同样掀起了棒球运动的一波高潮。1910年,在夏威夷的华人棒球队照片

但在当时,绝大部分中国人还挣扎在生死线上,棒球只是大城市学生和名流们的玩具,与其说是纯粹的体育运动,不如说是隐性的阶层门槛。到20世纪三四十年代,中国大地上的党派、军队、思想开始日益明晰,在大家都忙着救亡图存、举刀挥枪的时候,棒球这颗小小的蒲公英,又飞向了人们意想不到的地方。1952年8月,当华北军区棒球队在“八一”体育运动大会上获得棒球冠军时,队长陈春兰揉了揉肿成萝卜的手指,不禁想起了被棒球打得鼻青脸肿的集训时光——他们用木棍削成球棒,用旧炮衣改制成手套、面罩、护膝,拿出军事训练和战斗的劲头,练习滑垒、挥棒、投球。起初战士们用线缠成球,后来又换成了猪皮包裹棉花的升级版。熬夜缝补棒球,也成了陈春兰的日常功课。距离全军号召开展棒球运动过去了近三年,利用手头有限的资源,在每个连队都成立了棒球队,每个团还召集优秀选手,组建团属棒球队,邀请棒球专家上课训练,在集训的同时,还派这支精英球队去各连队“传帮带”。1950年秋,这支队伍参加了北京市举行的体育大会;1951年,为了在军队内部推广棒球,他们又在全军篮排球大赛中打了一场表演赛。

棒球和人民的羁绊远比大多数人想象的早。红军能在延安窑洞里学习航母和飞机的构造,那对于打棒球这种新鲜事物自然也不排斥。他们不仅积极组织比赛,并将其作为“军事体育教育”的一环。而日本战俘的到来,又为八路军带来了更专业的技术指导,129师还在报纸上刊登棒球教学文章,以此锻炼战士们的臂力、团队协作能力,尤其能提高投弹水平。到解放战争时期,原129师师长还在关于大别山作战的报告中写道:“我们今天摆的阵势就像打棒球一样,摆好几个垒。你来时,我就一闪,那边就多啃一口。他一闪,我就多啃一口。”可见从高层到基层,棒球文化已经深入人心,由此,在1949年下半年发起”全军打棒球“的号召,也就水到渠成了。

当年的人民日报上写道:“棒球对锻炼体力、视力,培养正规军人勇敢进取的革命英雄主义精神、敏捷灵活的动作、迅速果决的判断力和配合协同等方面有特殊的作用,而且这是一种可以同时吸收几十个人参加的很有意义的集体游戏,可以活跃部队的文化生活。”除了锻炼战士,棒球在当时还有一定的“统战”价值,新中国成立后,从美国和日本等地回国的知识分子络绎不绝。棒球也就成了团结归国人士和高知群体的绝佳选择,物理学家谢希德和自动控制学专家陆元九都是铁杆棒球迷,从日本归来的华侨,也成了新中国民间棒球的主力军。

但是这种势头戛然而止于60年代,棒球被视为美国文化入侵的代表,支持棒球的将领们在旋涡之中也不好逆势而动。于是从军队到地方,日渐火热的棒球运动又逐渐销声匿迹,就像夏日的一阵疾雨,连水渍都没留下。

不过时间就像熨斗,总会熨平一切褶皱,季节和时代同步轮转,没过多久,小小的棒球又成了体育外交的主角。

在当时的社会主义阵营,中国和古巴是少数两个有棒球风气的国家,1959年古巴革命成功后,两国就借助棒球这一媒介,短暂地展开了体育外交之旅,一度消失的棒球队重新在内地复苏,古巴也派出了棒球队伍来华访问。但当时的古巴离美国和苏联都太近,随着古巴完全倒向苏联,棒球外交上垒失败,中国的棒球只能继续蛰伏。1977年9月3日,东京读卖巨人队员王贞治打出了职业生涯第756支本垒打,超越MLB选手汉克·阿伦,成为世界上打出最多本垒打的职棒运动员。全场上万名观众欢呼着,共同见证了新世界记录的诞生。

48小时后,日本首相福田纠夫就向王贞治颁发了“国民荣誉奖”,以表彰他对日本棒球的贡献。不久之后,汉克·阿伦本人也从美国本土发来贺电,当时的美国总统卡特也写信祝贺:“棒球是我们两国人民所共享的爱好,也是将日本人与美国人连接在一起的众多方式之一。”不过卡特总统显然还没搞清楚,虽然王贞治出生于东京、已经在日本生活了37年,但他始终没有加入日本国籍,而是维持了华侨身份(虽然王贞治当时连中国话都不会说),从法律层面来说,他的确不算是“日本人”。这一点给他带去了不少麻烦,王贞治不止一次地面对国籍相关的尖锐问题,在他执教期间,也一度因此而饱受争议。但国籍带来的不只是问题,也有他意料之外的转机。

在王贞治打破记录之后,东京华侨总会就向他发送贺电,其中写道:“我们确信(这一纪录)能更增进八亿中国人与一亿日本人之间的友好关系!”与此同时,人民日报和新华社也同步刊登了这一消息,《读卖新闻》驻北京记者写道:“虽然棒球运动在大陆并不普及,甚至一度消失,但王贞治的成就还是在中国国内引发了关注。”事实上,就在王贞治破纪录之前,中国棒球考察团刚刚访问日本,还在《读卖新闻》的安排下,多次与王贞治沟通。70年代正是中日破冰的关口,棒球作为中日两国的共同回忆,再次扮演了”小球推动大球“的角色。早在1973年,就率领代表团访日,并邀请王贞治的父亲王仕福赴宴。

同胞在异乡取得好成绩,总会在本国引发热潮,这种现象在世界各地都不罕见。王贞治的世界纪录迎上中日破冰的大潮,让棒球成了中日文化沟通的主话题。短短数年间,日本派出了十余支棒球队访华。在王贞治破纪录之后,读卖巨人队还邀请北京棒球队到日本训练一周,并使之成为定期活动,王贞治本人也收到了无数中国人和侨胞的贺电与来信。《读卖新闻》还延续了1930年代的敏锐度,王贞治原定于1976年到访中国台湾,作为嘉宾出席“中正棒球场”的落成典礼。但随着中日关系迅速升温,读卖巨人队管理层用书面形式拒绝了台湾方面的邀请,并给王贞治本人写信:“有关本次您将访问台湾一事,如您所知,近来在日本国内的球迷间引起了不必要的误会 ……希望您能明察事理,做出明智判断。”

中日关系正常化,和随之而来的改革开放,让中国的棒球土壤重新萌芽,就在日本首相田中角荣访华的同一年,棒球运动就在北京等地复苏;1974年,全国性棒球比赛重出江湖,第二年,棒球重回全运会;1978年,就在北京棒球队前往东京训练的同一年,中国棒垒球协会正式成立。中国棒球正式有了官方背书,棒球也有了更多余裕,开始承载更为纯粹的运动热情,而不是单纯作为军事、统战和外交工具。从棒球到乒乓,再到足篮球等各个体育项目,它们的发展变迁从来都与国家的政治、经济、外交等基本盘息息相关。一个国家的某个体育项目强大与否,其关键往往不在场上,而是在场外,在那些与体育无关的地方。将军决胜不止在战场,体育也同样如此。

另一方面,在危机面前,体育一般是最先被冷却的弃子;而当第一缕阳光洒向冰面,体育又往往成为破冰的急先锋。这是体育的脆弱之处,但也正是体育的顽强所在——你可以赋予它很多意义,并用这些意义来打压、操控、扶助、整顿它,但说到底,体育真正承载的,还是人们对运动发自本源的热爱,对超越自我的渴望,对高水平竞技的热衷。

就像黄山松的种子,落进石缝也能发芽生长,就像蒲公英的种子,不经意间就能飘向四方。